羅永浩的2020年:一切努力只為還債

2021-02-19 09:55 來源: 創事記  龔進輝 

  2020年,欠廣大錘友一個成功的羅永浩終於成功了,嚴格意義上來説,他已接近成功,至少有了成功應有的樣子。而支撐其走向逆襲的最大動力,與其説是證明自己不是“風口殺手”並給錘友一個滿意的交代,倒不如説是迫於現實壓力的自我救贖,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還債。

  去年3月,羅永浩宣佈將進軍大熱的直播帶貨行業,揚言自己能在很多商品品類做到帶貨一哥。而他入局直播帶貨的動機,並非盲目跟風搶佔風口,而是認定直播帶貨是一門嚴肅的生意,可以利用自身網紅身份來賺“快錢”,第一天起就實現盈利,從而加快還債進度。

  4月1日,依託前期積累的龐大粉絲規模與深遠影響力,羅永浩在抖音直播帶貨首秀中大放異彩:平台累計觀看人數超過4800萬,支付交易總額超過1.1億元。此後,他在常態化直播帶貨中依然創下不少佳績,迅速躋身頭部主播行列。

  去年6月,即殺入直播帶貨行業2個月後,羅永浩在接受《智族GQ》專訪時表示,按照原計劃,預計在2-3年將會還清債務,但從目前賺錢速度來看,應該能夠在一年半左右完成債務償還。不難看出,直播帶貨的確來錢快,羅永浩入局後還債速度明顯加快。

  3個月後,羅永浩站上《脱口秀大會》總決賽舞台,帶來自己的脱口秀首秀,看點十足。他透露,自己此前欠的6億債務已還4億,剩下的那些大概再用1年左右就能還清。羅永浩還不忘調侃,等債務徹底還清後,打算拍一部講述自己還債歷程的紀錄片,片名就叫《真還傳》。

  彼時,羅永浩以直播帶貨主播的新人設亮相不過短短半年。外界十分驚訝,早就知道直播帶貨很賺錢,沒想到直播帶貨竟然這麼賺錢,羅永浩半年狂賺4億。其實,這純屬誤會,4億並非完全由直播帶貨貢獻,且不是在過去半年賺取的,而是歷時近2年。

  據我觀察,直播帶貨、廣告代言與到處跑活動是其主要收入來源。有媒體仔細算了一筆賬,發現直播帶貨佔據羅永浩收入的絕對大頭,簽約費+坑位費+佣金費,共為他帶來近7億税前收入。

  羅永浩曾解釋道,4億不全是靠直播電商賺的,而且還了近2年,包括賣掉手機團隊和相關知識產權的1.8億,另外2億多是參與做另一家公司賺的錢和做直播電商賺的錢。今年1月,他表示,希望2021年能做到日播,有利於加快還債速度,不出意外的話今年年底之前還清所有債務,屆時有望實現無債一身輕。

  對此,有網友調侃道,羅永浩幹啥啥不行,還債第一名。你還別説,放在中國商業史上,羅永浩的還債本事真能排得上名號,而其還債能力的不斷提升,背後原因並不神祕,即想方設法賺錢,不管low不low,只要能賺錢且在自己能力範圍內,羅永浩通通來者不拒、多多益善,用“鑽到錢眼裏”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。

  因此,你會看到,除了極為火爆的直播帶貨之外,廣告代言、四處走穴均成為羅永浩賺錢還債的重要選項,幹得不亦樂乎。而他的一舉一動被錘友看在眼裏,有人表示理解和支持,也有人感到失望,無法接受羅永浩的畫風突變,直言理想主義終究敗給殘酷現實。

  比如,去年8月,羅永浩代言的手遊《三國志·自立為王》開始公測,並自稱“渣渣浩”。消息一出,他的微博評論區頓時淪陷,不少粉絲表示失望,直言羅永浩終於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,不禁勸他別這樣,僅有少數粉絲表示理解,活得明白。

  相比網友一邊倒反對羅永浩代言手遊,反應如此之大,作為當事人的他反倒很淡定,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好,十分看得開,並強調自己還是當初的自己,沒有太大改變。羅永浩甚至表示,只要錢給夠,婚喪嫁娶的主持類工作也可以做,因為還債很重要。

  不得不説,羅永浩為了還債也是蠻拼的,簡直使出渾身解數和洪荒之力,拼盡全力來拓寬財路。而在眾多嘗試中,直播帶貨是其主要收入來源,扮演營收擔當的關鍵角色。雖説他在錘友羣體中擁有高人氣和極強的號召力,在一等一的插科打諢口才加持下,直播帶貨場場暢銷問題不大,但還是免不了經歷翻車。

  比如,在直播帶貨首秀中,羅永浩誤將“極米”説成“堅果”,信良記小龍蝦成為用户投訴的重災區;他推薦的花點時間520玫瑰禮盒,遭致用户瘋狂吐槽,5月20日當天,大量用户反映自己收到禮盒時花瓣已枯萎或腐爛。12月15日,羅永浩主動承認11月28日所銷售“皮爾卡丹”品牌羊毛衫為假貨。

  一次次大大小小的翻車,不僅顯示作為行業新人的羅永浩專業素養有待提高,更暴露出他治下的交個朋友團隊在供應鏈環節的種種不足。前者改進見效快,經過多次實戰歷練,如今羅永浩已成為合格的主播;後者完善起來相對困難,且進展緩慢。

  要知道,供應鏈涉及到選品、價格、品質、物流、售後等諸多環節,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,交個朋友必須建立一個專業化電商團隊去操盤。扎心的是,即便團隊經驗豐富,也不可避免踩坑,羊毛衫售假就是最佳證明,問題並非出在交個朋友,其卻不得不背上罵名和承擔損失。

  在我看來,羅永浩直播帶貨翻車頻繁上演,不可避免產生負面影響,但後續影響有限。一方面,每次交個朋友翻車,羅永浩坦誠認錯且妥善善後,展現出滿滿的誠意,不佳的體驗感並未引起用户反感,反倒獲得用户理解甚至原諒,從而快速消除負面影響。

  另一方面,隨着供應鏈能力的提升,交個朋友可以源源不斷地為用户提供既優質又實惠的好貨,讓用户無法拒絕,而羅永浩帶貨能力越強,品牌議價權就越高,進而獲得更多用户青睞,形成正向循環。我認為,直播帶貨的本質是粉絲經濟,交個朋友已掌握其精髓,並構建起自身核心競爭力。

  因此,翻車對羅永浩直播帶貨事業的影響有限,該買的還是會買。換個角度看,當年他做錘子手機的經歷,不正是一部大型翻車史嗎,用户早已習以為常。這意味着,羅永浩翻車越狠,人設立得越穩,直播帶貨註定將一直紅紅火火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對於天生的“相聲演員”羅永浩來説,做脱口秀再適合不過,可以賺得盆滿缽滿,但他並不為所動,原則上不考慮單純做脱口秀。不過,如果做脱口秀對自己正在從事的事業有幫助,可能會投入更多精力。原因很簡單,別看羅永浩盡人皆知,但在下沉市場的知名度欠佳,擴大影響力勢在必行,即一定要出圈,而最大範圍的出圈一定做娛樂行業相關的,脱口秀無疑是最佳選擇。

  去年羅永浩在《脱口秀大會》上嚐到甜頭,按照他的説法,今年可能還會去做一些綜藝節目,甚至做脱口秀,背後出發點是對自己現在所做的工作有幫助。説白了,羅永浩亮相脱口秀節目,並非出於炫技,刻意向公眾展示自己出色的口才,而是為了擴大知名度,從而助力直播帶貨更上一層樓。

  退一步講,從賺錢角度來看,做脱口秀遠不如做直播帶貨賺錢,換作我是羅永浩,也會毫不猶豫地把事業重心放在直播帶貨上,而不是一味在脱口秀節目上大出風頭。可以預見的是,今年羅永浩直播帶貨將愈發穩健,有望如願徹底甩掉債務包袱,而無債一身輕後的他未來動向值得期待。

  話説,直播帶貨是很多人的夢想,但只是羅永浩通往夢想的盤纏。去年,他接受媒體採訪常説的一句話是,“我今年才48歲,還可以承受無數次失敗。”言下之意是自己還很年輕,未來將大膽嘗試各種可能,就算再次經歷失敗也不氣餒,反而會越挫越勇。

  或許,等羅永浩在直播電商一役上賺夠了本,遇到合適的機會,他還是會回去做產品,為用户打造無比驚豔的好產品。畢竟,做錘子科技的六年,羅永浩最懷念的就是做產品時的執着和一往無前,這是個人一生的追求和樂趣所在。祝福他還債之路越走越順,廣闊天地大有可為,加油!